江灿✔

“庭有枇杷树,无羡死之年所手植也。今已亭亭如盖矣。”

忏悔录

"所有人都该死。"
"所有人都是罪人。"
"忏悔吧罪人们。"

.
「见不得光的爱情」
「怎么会有结局」

"请问范丞丞,是您杀了蔡徐坤吗?"
"我没有。"

"当时光钟再次转动的时候
蔡徐坤你一定要睁开眼看看我。"
-范丞丞

.
传说有一个神奇的时钟
能回到过去
改变让自己后悔的事情
只是代价.......

范丞丞刚从床上起来,就被一通电话叫到了警局。
说是什么蔡徐坤被杀了,要他过去配合调查。
开什么玩笑,蔡徐坤会被杀?又没什么仇人,干嘛杀他。
范丞丞想抬头看看时间,谁知道家里的钟又不走了。三天两头的坏也是表中精品了。

去了之后范丞丞才意识到,蔡徐坤是真的被杀了。
法医室的床板上,是他冰冷的尸体。
只是双目依旧睁着,墨黑的瞳孔透着灵气。如果不是警官再三强调,范丞丞还会以为蔡徐坤像往常一样,在等他回家。

这次是真的回不去了。

接着是凝重的审讯室。
警官一脸严肃的坐在他对面。
"请问范丞丞先生,蔡徐坤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?"

范丞丞轻笑一声,"我都不知道他出事了,你们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。"

"这很好笑吗,范丞丞先生?"
"我只是觉得你们有点蠢。凭借你们,随便一查都能知道我几天前跟蔡徐坤...分开了,我的工作又忙,根本没时间作案。"

警官的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"所以你们在我身上浪费什么时间呢?还不如好好研究研究案发现场。"

"那我们在现场发现了您的指纹和头发,是怎么回事?"

"我跟他关系好,之前是住一起的,后来我工作变忙,怕打扰到他,所以搬出去了。有这些很正常。"

"我们是在蔡徐坤房间的浴室里发现的。"

范丞丞沉默不语。

"您跟蔡徐坤先生不止朋友关系这么简单吧?

范丞丞回到公寓,脸色不是很好。
该死的见不得光的爱情。

范丞丞昏昏欲睡的时候,突然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叫醒。
像是从异太空传来的。

"范丞丞。"

"你是谁?"范丞丞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。

"我?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我能救蔡徐坤。"

"不可能。"

"怎么不可能?你不觉得你家的钟一直都很奇怪吗?"
"那可是能回到过去的时光钟啊。"
"我能告诉你钟的使用方法。"

"条件。"

"你的两天寿命。"

".....好。"

现在他范丞丞又要为这见不得光的爱情牺牲自己的寿命了。
真是好笑至极。

"把钟表的针转动到你想要回去的时间即可。只是....每回去一次,就要拿你十年的寿命做交换。"

他现在二十,只有八次。

范丞丞转动着表的针,到了他们第一次吵架的时候。
就是那时候,他决定搬出去住,才给了凶手机会。



"福西西,你发什么呆呢?"

范丞丞只感觉头痛的厉害,像是要撕裂般。蔡徐坤的声音停止了痛意。
"没事。"
范丞丞咧嘴一笑。

"你今天不去工作吗?"
蔡徐坤继续问。

嘶....让他想想自己是因为什么跟蔡徐坤吵架的呢?

"坤坤...我妈让我回去见一个女孩。"

"那你去吧。"蔡徐坤强撑着微笑。

矛盾出来了。

"可是我不打算去啊。"
范丞丞揉了揉蔡徐坤的头。
"你知道我只喜欢你的。"

蔡徐坤好像有一点开心了...吧?

"那你陪我出去逛逛好不好?我在家待的快闷死了。"

不行....不能带他出去....

"等你病好了我就带你出去。我们去马尔代夫,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,给你买...."

"不要了。"
蔡徐坤打断了范丞丞的话。
"我什么都不要,我现在就要出去!"

"听话。你快点好起来。"

"范丞丞,带我出去。"
蔡徐坤的语气冷了几分。

"不行。"

"你也觉得我有病对吧?嗯?"
"你见过真正的双重人格吗?"
"没有吧?那我现在就展示给你看啊。"
蔡徐坤吐出的温湿气息扑打在范丞丞的脖子上,暧昧至极。

"乖。别闹。"

"现在是你在闹啊,西西。"

"你个疯子。"
范丞丞被推到卧室的床上。

蔡徐坤听闻一愣,加快了脱衣服的速度。
"啧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。"

范丞丞在昏暗的公寓里醒来,抬头看到墙上的钟。
是失败了,所以回来了吗?

范丞丞沉默良久,又一次去拨动钟表的针。

又一次....

又一次...

......

范丞丞能感觉到每次头痛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
他是不是快死了....

"蔡徐坤活了吗?"
又是那个奇怪的声音。

"没有。"范丞丞颓废的坐在床边。

"你还有48小时去救他。"

"不是还有十年吗?"范丞丞有些惊恐的抬头。

"你猜猜去哪儿了?"

"猜不到。"

"换了蔡徐坤的一次清醒。"

"我没有交换。"

"附带业务。"

去他娘的附带业务。
范丞丞哭笑不得。

"你的九年多寿命换了蔡徐坤的48小时。蔡徐坤回来过一趟,只可惜你回到了过去。他守了你48小时,最后消失了。"

范丞丞握紧双拳。
难道他们注定错过吗?

"最后..再让我救他一次..."
"求你睁眼看看我吧...蔡徐坤。"
"我们不要再错过了。"

范丞丞修长的双手再次转动分针。
这次没有头痛,没有回到公寓。
而是到了游乐场。


蔡徐坤对着他笑,笑得多开心。

就是这次....导致蔡徐坤受刺激变成了那副鬼样子。

范丞丞握紧了蔡徐坤的手,"想去哪儿玩?我陪你。"

"我想试试海盗船。"

如果没记错的话,海盗船上有凶杀案。

"你不是恐高吗?我们去玩碰碰车吧?"

"可我想试试嘛。"

"大摆锤更刺激啊。"范丞丞突然皮了一下。

"范丞丞!"
"好好好,听你的,去海盗船。"

范丞丞叹了口气,看来他是注定救不活蔡徐坤了。
最后....再陪他玩一次吧。
真的是最后一次了。

心理咨询室。
"醒了?"心理医生一遍刷着杯子,一边问着。

"嗯。谢谢医生,我感觉好多了。"

"麻烦签一下您的名字,您就可以离开了。"

男人洋洋洒洒的签下"蔡徐坤"三个字。

"请问蔡徐坤先生,范丞丞先生去世的时候,您在哪里?"

"我在公寓里,你们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这件事。"

"那您跟范丞丞先生是什么关系?"

"朋友。"

接受完调查,蔡徐坤去了范丞丞的公寓。蔡徐坤装成精神失常的样子,混进了他的卧室,再次拨动了钟表的针。

"等我救活范丞丞,就去自首。"
"你不是想活吗?满足你啊。"
"剩下的时光,你独自度过。"
"满足了吧?"
"我要你生不如死。"
"这就是你杀了范丞丞的代价。"
蔡徐坤摸着心口,对着身体里另一个人说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9)